第一次吃到是某位曾經是挚友的長輩做的,
友人從口袋裡掏出那皺巴巴的白色透明塑膠袋,
興奮的告訴我,這個作品是來自他自己的親自指導,
ㄧ顆蛋(?!) 將碎未碎之際
其實
多的是困難,多的也是心意,
我知道,也巴望該知道的終能知道。

wander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