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0610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 



第一次吃到是某位曾經是挚友的長輩做的,
友人從口袋裡掏出那皺巴巴的白色透明塑膠袋,
興奮的告訴我,這個作品是來自他自己的親自指導,
ㄧ顆蛋(?!) 將碎未碎之際
其實
多的是困難,多的也是心意,
我知道,也巴望該知道的終能知道。

wander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Double Espresso ?! Two shot?!
Oh, never!!
如果昨夜杯盤狼藉、燭影搖曳、觥籌交錯
涼風如水、顛簸、靡音嫋嫋卻都還不能使人醉的話。
今日又怎麼願意如此輕言屈服。

wander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